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欢迎光临 [云翼网络] 邮币卡电子盘交易开户中心
网站首页开户交易所行情邮票钱币收藏品收藏市场交易软件下载
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 邮币卡电子盘交易 >> 收藏市场 >> 藏界人物 >> 正文

季承追讨遗产北大明确拒绝

作者:佚名      藏界人物编辑:admin      更新时间:2015-12-17 14:57:15

  本报记者 张彤

  因拍卖父亲季羡林先生珍爱藏书一事,使得季羡林独子、76岁的季承再度走入人们的视野。记者昨晚再次电话采访季承时,季承向本报记者透露了一个惊人的消息:他向北京大学索要季羡林先生遗物之事,北大日前终于给了他明确的说法。季承没有告诉记者这个“说法”的具体内容,只是说:“他们的回应很恶劣,简直是不讲道理。”从季承的话语中,不难看出他向北大索要季羡林先生遗物之事已经谈崩了。

  字画价值是天文数字

  据了解,2001年7月6日,季羡林曾与北京大学签订捐赠协议,表示将其所藏图书、手稿、字画等藏品全部捐献给北大图书馆。

  记者之前采访季羡林的弟子钱文忠时,他曾经向记者介绍过季老留在北大的遗物情况。他称季羡林先生保管在北大的有577幅画,其中207幅为宝贵古画。季羡林先生去世后,记者采访季承时他曾经告诉记者,北大曾经答应将季羡林的所有字画、书籍、手稿、财物全部交给他。季承说,具体的清单北大没有给自己,自己只知道大致的情况。在这些画中,齐白石的画不算最珍贵的,其中有相当一批是明清两代的精品,不乏八大山人、郑板桥等人的画作,还有苏东坡的《御书颂》。钱文忠称,这些文物、字画价值几亿元。

  称北大“出尔反尔,不讲道理”

  季承称,捐赠协议有不完善的地方,父亲生前所作的捐赠是不合法的,有的是母亲从山东老家带过来的,财产都是属于季家的,季家子嗣在法律上是有权继承的。他说,“捐赠我们不反对,但要合理合法,父亲可以把属于他的东西捐出去,但有的东西父亲是无权捐赠的,父亲最后也同意由我处理他过世后一切事宜。”

  季承介绍,“最后的10个月里,父亲多次说过,家里的财产都是我的,他只有我这一个儿子。他也立过书面遗嘱,授权我全权处理他的一切事务。2009年北大相关人员在医院探望时,曾经问父亲:这批画捐还是不捐,由季老说了算。我父亲明确表示不捐。北大方面当时表示,季老怎么说,学校就怎么做。现场有很多人在场,而且还录了像。可是,事后我打了无数报告给北大,要求取回这批画,北大却总说‘研究研究再给答复’。”

  季承告诉记者,前段时间北大终于给了他“回应”:“他们出尔反尔,不讲道理,不承认以前已有的承诺,还口口声声说是尊重季羡林先生的意见。”从季承说话的语气中,记者感觉到他非常愤怒。

  有可能与北大对簿公堂

  既然北大给了明确的答复,记者询问季承近期有什么打算?季承告诉记者,关于这个问题可以跟他现在的委托律师、北京君邦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李继泉联系。季承告诉记者李继泉也是山东人,跟他是临清老乡。

  记者打通李继泉律师的电话,电话中的李继泉已经完全没有了山东口音,他用地道的北京话告诉记者:“这次拍卖的藏书是季羡林先生生前收藏的极小部分,价值更高的东西还在北大,包括宋、明清时期的字画,还有当代名家书画。”记者询问拍卖季羡林藏书所得款项的用途和打算,李继泉说:“拍卖的款项将用于季老身后事情的处理。”记者请他详细说说季老身后的事情指哪些,李继泉想了想说:“像与北大进行交涉、沟通都需要成本;今后若设立季羡林基金也需要启动资金。现在北大既然已经明确了态度,我们也有可能通过法律手段要回属于季家子女的东西。”

热门图文
关于我们  |  交易所开户入口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客户端下载  |  加入收藏

Copyright © 2005-2016 邮币卡电子盘交易开户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