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欢迎光临 [云翼网络] 邮币卡电子盘交易开户中心
网站首页开户交易所行情邮票钱币收藏品收藏市场交易软件下载
首页您现在的位置: 邮币卡电子盘交易 >> 收藏市场 >> 藏界人物 >> 正文

黄唯理:画家阅读视野须广博

作者:佚名      藏界人物编辑:admin      更新时间:2015-12-17 13:36:55

  黄唯理的工作室多书,多是与绘画无关的书。这不,他的画桌上正放着一本郑振铎的《中国文学史》。他读书、绘画之余,爱记瞬时心得。翻看小本,已有数十则。现辑录数则,以展一位艺术家读书的心路历程。

  一

  重提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,也许你会说:那是老生常谈。但也许不少人忘了这“老生”是谁?他竟是中国画坛宗师董其昌。虽然董的本意与今天的通解并不一样,但我想,倘若董其昌在世,他定还会极力倡导画家要有“书卷气”以得“脱去胸中尘俗”的境界。

  康德说:“人只能看见你知道的东西”。如何才能“知道”,如何才能从美的角度审视这“东西”,那么,只有读书,否则我们只会是“行万里路”途中的匆匆过客,什么也没“看见”。

  二

  读书得来的是知识。文化在某种意义上说来更多偏于智慧的概念,它更多的是靠感悟和领悟,当然,文化的“悟”离不开知识积累这一前提。文化在很多时候是说不清道不明的,观者只可意会,其妙就妙在难以说得太清楚。正所谓“莫名其妙”,妙在其“莫名”,虽说“难以言传”,却能以其独特的方式“感”与“传”。

  东方文化乃修养之学,其中中国画学则是讲究摄取,所谓“点滴所得皆在亲证”,强调个人之“独知”与“体认”,也类似禅家之“悟”。故学中国画之理,非仅靠读几本书或学几道技法所能解决。若无长期勤读苦练自悟,焉能“悟”出其中一二。

  三

  我的读书习惯最初源自父亲的影响。记得在上世纪七十年代,因受父亲患重疾的影响,全家生活极度困厄。尽管父亲连行走都气喘,但最大的乐趣仍是去买书和读书。他总是想尽办法从图书馆借阅、去书店泡和淘、从朋友家中借文革后幸存的旧书、托港澳亲友买一些当时的“禁书”……他病床前总能看见几本正阅读的书。

  除了父亲,我还有很多读书的指导老师。如王孟奇老师,有机会见面时,他总会和我聊些读书、历史、世态认识方面的事,从他身上我吸纳到浓浓的“文气”。还有我的同事理论家麦荔红、陈迹,他们给我推荐了不少阅读书目。另外,外出时,我总喜欢找找当地的书店,除了别人推介,我觉得好书还得靠自己去发现。

  四

  我认为画家读书,既要读些“有用”的书,如:美术史、古今大家的画论、技法画谱等等,又要读些“无用”的文学、哲学、诗词歌赋、杂书或报刊、甚至跨界学问等,以求得广博的知识面。

  坦率地说,画论、技法这类书我读得并不多,我更多地喜欢看文学、哲学史和诗赋、散文之类的书,我认为文学哲学都在美术之上,把有关哲学、文学创作道理放在美术创作中思考更为宽广些。

  推荐书单

  赵白生:《中国文化名人画名家》

  葛兆光:《中国经典十种》

  张中行:《负暄琐话》

  周国平:《各自的朝圣路》

  法顶禅师:《山中花开》

  • 上一个宝物:

  • 下一个宝物:
  • 热门图文
    关于我们  |  交易所开户入口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客户端下载  |  加入收藏

    Copyright © 2005-2016 邮币卡电子盘交易开户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